午夜地鐵裡的愛情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免费美女视频_免费啪视频观看视频_免费啪视频观试看视频

  蘇青葉是電臺的DJ,主持一檔午夜的鬼故事節目。平心而論,蘇青葉並不喜歡這個欄目,但她喜歡播音,她覺得自己總會出人頭地的。  
  這個工作惟一讓蘇青葉不滿意的地方就是薪水太低。她還沒轉正,以她的工資甚至不夠晚上回傢打車的錢。每到深夜,當她走出單位,整個城市已沉沉睡去。公交沒有瞭,隻剩下空蕩的地鐵。  
  佐治是酒吧歌手,每到深夜1110分,他會出現在地鐵的站臺上,同蘇青葉坐一班車回傢。蘇青葉不記得自己有多少次被那個瘦瘦高高的身影所感動,即使她來晚瞭,錯過瞭那班車,那個背著吉他的男生依舊在等著她。  
  蘇青葉承認自己有點喜歡這個帥氣的男生。她想起一年前他們第一次說話時的樣子。那次除瞭他們,車上還有一個人。這在之前坐車時,是很少見的。可正因為這個人。佐治第一次跟她說起瞭話。  
  蘇青葉正在低頭擺弄手機,佐治一屁股坐在瞭旁邊。其實他們之前,早已彼此熟悉,除瞭沒說話,他們已經點過頭。微笑過,甚至佐治還在一次蘇青葉跌倒時,扶過她一把。所以。當佐治坐下來,蘇青葉並沒感覺很突兀。佐治說:“你看角落裡那兩個人,那女人真的很愛那男人,她從上車起,眼睛就沒離開過那男人。”  
  蘇青葉抬起頭,望向那個角落,說:“什麼兩個人,明明隻有一個男人嘛。”“怎麼?你看不到那個女人嗎?”佐治大驚失色道。  
  這一下把蘇青葉嚇瞭一跳,她扭過頭,對佐治說,你別嚇唬我啊,我可是做鬼故事的 
  “真是兩個人,你看,那女人站起來瞭,她慢慢走過來瞭。”說完,佐治一下子站起來,跑到瞭後面的座位上。然後低著頭。小聲說,“你別動哦,她現在坐在你旁邊瞭!  
  蘇青葉“嗽”地一下蹦起來。放聲尖叫,把角落裡那個男人也嚇瞭一跳。蘇青葉蹦跳瞭半天,一回頭,發現佐治正在後座上捂著嘴狂笑,那副欠扁的德行差點把蘇青葉氣死。  
  那之後,他們之間熟悉起來。蘇青葉知道佐治是酒吧歌手。而佐治也清楚蘇青葉是個電臺DJ,他們的工作彼此似乎沒什麼聯系,但好像也能找出點共通。佐治是個怪異的傢夥,他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鬼故事,給蘇青葉的工作提供瞭很多可用的資料。為此,蘇青葉很感激,嚷嚷著請佐治吃飯,可定好瞭,卻因為佐治臨時有事而取消瞭。 
  佐治的鬼故事並不非常恐怖。但卻讓蘇青葉慢慢後怕。比如他告訴蘇青葉,你見沒見過一個嬰兒會在無人看管的時候突然咯咯地笑起來?你想會是什麼?嬰兒的眼睛很純潔,所以他們會看見我們看不到的東西,有我們看不見的東西在逗他們 
  蘇青葉當時不害怕,但後來越想越怕。有一天她到姐姐傢,盯著自己才滿一歲的外甥女,足足看瞭一天。當外甥女突然放聲痛哭的時候,她嚇得抱頭鼠竄。姐姐趕忙過來,檢查瞭孩子,然後邊換尿不濕邊對她說:“你直接告訴我她尿瞭就好,不用這麼誇張。”把蘇青葉尷尬得想找地縫鉆。  
  615日這天臺慶,蘇青葉錄完節目從單位出來,比平時整整晚瞭一個小時。當最後一輛能看見的出租車從她身邊駛過,這條漫長的街,就剩下瞭她一個人。  
  高跟鞋一下下敲打著街面,聲音傳出很遠,還帶著回響。以至於蘇青葉總忍不住想回頭看看是否有人跟在身後。太晚瞭,佐治還會等她嗎?如果他不在,自己該怎麼回傢?半個多小時的車程,她要一個人面對。想到這裡,蘇青葉有些後悔放走瞭剛才那輛出租車。她邊走,邊祈禱,忍不住在心中念叨,佐治呀佐治,你可別讓我失望哦 
  走到地鐵口,佐治從裡面迎瞭出來。蘇青葉的心裡暖暖的,佐治看上去卻有些焦急。他幾步迎上來,張口便問:“沒出什麼事吧?還以為你不來瞭!  
  有人關心,總是讓人幸福。蘇青葉笑瞭,她突然覺得這個男生或許是愛上自己瞭,不然為何如此在乎自己呢?於是,她打趣道:“我也不是你女朋友,你幹嗎這麼關心我?”“廢話!”佐治罵瞭一句,可接下去卻不知道如何說,他低下頭默默地陪著蘇青葉走進瞭車站。  
  讓蘇青葉意外的是,這麼晚瞭,車廂裡居然還有別人。三個男人正坐在角落,面無表情地看著蘇青葉和佐治走上車。他們的裝束看起來很平常,但眼神卻讓蘇青葉不舒服,蘇青葉突然有點害怕。  
  車關門。啟動,呼呼的風順著窗口吹進來。蘇青葉一眼就看見瞭其中一個男人手裡的刀子。她的心一緊,連忙向佐治示意。可佐治這個傻瓜不但沒註意她,反而把吉他從背上摘下來,對著蘇青葉吹噓起來: “你知道嗎?我這把琴是挪威1961年出品的,全手工制作,是收藏經典,現在拿出去拍賣怎麼也值三五十萬美元……”  
  蘇青葉氣瘋瞭,這時候這傢夥還有心情說這個。可她突然發現,佐治的手在琴板上寫著字。仔細看,隻有六個字,下一站你下車!佐治的眼神不允許蘇青葉拒絕,似乎如果蘇青葉不聽話,他會把她活吃瞭。  
  當車進站,佐治把蘇青葉送下瞭車。蘇青葉再回頭看時,三個男人誰都沒有動彈,隻有眼睛在緊緊盯著那把琴。  
  蘇青葉整整擔心瞭一天,幾次把電話拿起來想要報警,可最後還是放下瞭。她不放心。白天就去佐治工作的那條酒吧街,可那裡的酒吧太多瞭,蘇青葉根本沒找到。到瞭晚上,剛錄完節目,她就沖出瞭單位。不管佐治怎麼壞,怎麼戲弄她,這個陪瞭她整整一年半的男生,如今已經占據瞭她心中最重要的位置。  
  這麼一想,蘇青葉就忍不住想罵人,罵佐治這個混蛋。這傢夥居然不用手機,以至於現在蘇青葉如此擔心。卻不知道答案。  
  地鐵站是空的。蘇青葉圍著幾根柱子來回轉圈,依舊沒找到那熟悉的身影。她開始擔心,眼睛裡的淚水禁不住奪眶而出。這時地鐵進站瞭,冷冷的風撲上站臺,吹得蘇青葉滿心冰冷。  
  突然,她看到佐治正慢慢走下車。還是那懶洋洋的樣子,晃晃的身體看不出有什麼損傷。蘇青葉心裡一熱,幾步就跑瞭上去,一頭紮進他懷裡。佐治倒是先愣住瞭,抱著蘇青葉,半天才緩緩地說:“你怎麼來這麼早?  
  蘇青葉哭得很投入,把佐治的衣服都潤濕瞭。她看著眼前緩緩開走的地鐵,突然恍然大悟,松開佐治問:“怎麼你每天都坐車到這裡接我嗎?”佐治笑瞭,笑完又一把將蘇青葉拉進懷裡,壞壞地說:“你身體真暖,像暖爐!  
  蘇青葉終於轉正瞭。轉正後的她已經有足夠的錢打車回傢,可她還是喜歡深夜裡,踩著一路高跟鞋的聲音去乘那班地鐵。蘇青葉覺得自己應該是戀愛瞭,否則為什麼每天從起床就開始盼望著深夜來臨呢 
  55日是蘇青葉的生日。白天她去商場買瞭一部漂亮大氣的手機,她覺得有些話總該說瞭,即使佐治不說,自己也要說。為此,她嘲笑自己太可憐,生日不但沒禮物,還要送別人禮物。  
  下午跟導播談稿子時,導播給瞭蘇青葉一個故事,是寫一個發生在地鐵裡的搶劫案。三個準備在深夜地鐵裡搶劫的罪犯,被一個詭異的男子襲擊瞭。那男子用他的琴吸引瞭劫匪的註意,放走瞭自己的女朋友。在黑暗的地鐵中,三個劫匪似乎見鬼般,驚嚇過度,全部莫名其妙地死瞭……  
  蘇青葉看完這個故事,心猛地狂跳起來,她走近報刊架,翻出一張幾個星期前的報紙。在報紙的末版,她找到瞭一條新聞,“昨日深夜,在東城區地鐵裡發現三具男屍……”  
  節目中蘇青葉把這個故事講瞭。她不想告訴大傢這個故事有多真實,隻是希望聽眾能幫她出個主意,今夜的地鐵站,她還去不去?因為她清楚地記得,從來沒在白天見到過他。